我的家庭

1931畫布油彩Oil on canvas91×116.5cm
陳澄波透過寫信的方式投稿《東京美術學校校友會月報》,刊載於1931年第29卷第8號,報中陳澄波自述:「最近,為家人完成一件五十號的畫。跟以往唯美的畫風完全不同,而帶有較深沉的內涵。」_x000D_
根據長子陳重光記憶,畫中的母親手拿織物,遮蓋了肚子,因為當時正懷著三女陳白梅,後出生於上海;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變發生後,一家人避難於上海法國租界,張捷說(據陳重光回憶)當時因母乳不足,陳白梅一直哭鬧,因正值緊張時刻,大家心情都很煩躁,陳澄波便把陳白梅抱起來摔在棉被上(實際上是輕輕放下),小孩受到震動便停止哭泣,之後大家便以此事跟陳白梅開玩笑說她在上海「摔沒死(台語發音)」。_x000D_
1979年陳澄波遺作展於春之藝廊展出,此作因畫中的《普羅繪畫論》一書,在戒嚴時期的氣氛下而無法展出,僅出版於畫冊中,但「普羅繪畫論」這幾個字被塗掉。

編號
OCS2_01

年代
1931

材質
畫布油彩Oil on canvas

尺寸
91×116.5cm

收藏者
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